站內搜索:
2020.02.20 星期四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色傳承

中央紅色交通線入閩第一站———伯公凹

2020-01-20 11:19:24 來源:   作者:閩西廣播電視報社  瀏覽次數:25 [返回]

 

中央紅色交通線入閩第一站———伯公凹

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伯公凹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為了便于上海黨中央與中央蘇區溝通聯系,打破國民黨反動派對中央蘇區的反革命“圍剿”及嚴密的經濟封鎖,黨中央決定開辟一條從上海出發,最后到達紅都瑞金的秘密交通線,這條秘密交通線就是中央紅色交通線。
  伯公凹,位于永定城郊鎮桃坑村,地處閩粵交界處,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了當時這條中央紅色交通線上非常重要的一個交通站,是由廣東進入福建的第一站,也是國統區進入蘇區的第一站。
  伯公凹的山坳上有一座小小的伯公廟,廟里常年亮著一盞不滅的油燈,這盞燈是當地人的希望之燈,信仰之燈,也是交通線上的一盞指路明燈。
  每當風塵仆仆、疲憊不堪的蘇區干部感到力不從心時,交通員都會不斷地安慰和鼓勵他們“快到了,只要我們到伯公凹就安全到家了?!?931年1月,葉劍英同志來到伯公凹。他從香港出發的時候因為走漏風聲,在汕頭被國民黨懸賞十萬大洋抓捕,一路上被敵人圍追堵截,機智的交通員突破層層封鎖線護送著葉劍英同志,歷盡艱難險阻,終于看到伯公廟上那一盞燈了。交通員手指凹口,激動地說:“你們瞧,山坳口上有一盞亮著油燈的地方,那里就是伯公凹,我們到家了!”廟里的那一盞油燈,雖無專人養護,但總有人為其添油、剪芯、擦拭,長年點亮著。當交通員們走到凹口對面,如果看到油燈不亮的時候就不敢貿然進村了,會先讓領導干部退回山上隱藏起來,等進村探明情況后確定安全了把燈重新點亮后才返回去接人。
  1929年1月,伯公凹鄒氏家族鄒作仁等人成功策劃并發動了廣東大埔的埔北暴動。為了不連累年輕賢惠且未生育的妻子,鄒作仁寫了一份嫁妻書,勸其改嫁,為了革命,他竟狠心賣掉了妻子。這種不可思議的行為,顯然違背了千百年來的公序良俗、人倫道德。但是沒賣掉妻子,他沒錢買槍支彈藥,他沒錢鬧革命。為了革命,他寧愿當千古罪人。妻子明白了丈夫的良苦用心后,與后任丈夫一起出資幫助鄒作仁買槍支彈藥搞暴動。
  鄒作仁的這份“嫁妻書”,第一行寫道:古有休妻者,謂之不賢;去妻者,謂之不惠;今有嫁妻者,謂之愛也,甚愛也,大愛也。一個革命者,在緊要關頭,發下“大愿”,把愛妻嫁了,這個離奇的故事,告訴我們,為了光輝的理想,真正的共產黨人可以犧牲自己的一切!這讓人看到的是對革命的一種忠誠,對未來的一種信仰。他犧牲“小家”,是為了“大家”,他犧牲自己一個人,是為了天下窮苦百姓,在他身上體現出來的就是紅色交通站伯公凹的精神。
  1930年,鄒作仁動員并組織了整個家族參與到紅色交通線的革命工作,把大哥鄒端仁從赤衛隊調回來負責交通站的工作,鄒氏家族其他兄弟從廣東大埔黨坪攜家帶口回到伯公凹守護紅色交通線。1933年鄒作仁在廣東大埔三河壩護送最重要的軍需物資“擦槍油”的時候,不慎被國民黨錢大鈞的部下抓獲,當國民黨兵知道這位就是他們緝拿已久的共黨頭目鄒作仁后,便連夜送往軍部邀功請賞,鄒作仁因此被國民黨軍部秘密處決,光榮犧牲。而鄒氏家族其他兄弟有的被活活燒死,有的被敵人用刺刀開膛剖心,有的為了保護蘇區干部甘當誘餌牽引敵人……這是一條浸透了一個又一個交通員鮮血的紅色交通線。
  伯公,在客家文化中是守護神的象征,鄒作仁兄弟把他們心目中對伯公、對宗祠的敬畏與信仰升華為革命信仰。在那個崢嶸歲月里,一盞燈、一句話,儼然成了那些在黑暗夜里艱難前行的勇氣和力量!有燈,就會看到希望;有路,就會走向光明。
  從1930年開始到紅軍長征前,伯公凹交通站傳送了大量的黨中央與蘇區往來的秘密文件,輸送了6000多擔中央蘇區急需的物資和經費,安全護送了周恩來、鄧穎超、劉少奇、鄧小平等兩百多位中共領導人和黨政軍負責同志到達中央蘇區,伯公凹交通站出色地完成了黨交給的任務。
  青山有幸埋忠骨,綠水長流亦肅然。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也造就一代代人。伯公凹大山的堅韌和高遠,孕育出不屈的靈魂,忠貞的情懷,堅定的信念。大山作證,歷史終將被銘記。歷史,不會忘記為我們昂起頭來的英雄。今天,我們感悟這個偏僻村莊———伯公凹里安放著的不朽、流淌著的永恒的同時,更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責任———接力傳承,讓更多的人走進伯公凹,了解中國革命精神之源,讓塵封在伯公凹80多年前的一段紅色基因與新時代、新征程連接,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斗!
 ?。ㄖ醒胩K區(閩西)歷史博物館 鄒文娟)

上一篇:一只裝著“公仆情懷”的鋼紙箱 下一篇:川陜省蘇維埃政府工農銀行布幣

搜索

体彩p3独胆预测胆码